沧口尔森装饰公司

网站首页 澳门百家乐平台 公司简介 装修技巧 行业资讯 案例分析

过早启动却迟迟不见落地或许会影响信心

时间:2018-04-17     来源:沧口尔森装饰公司    点击:
  盈科资本董事长钱明飞认为,监管层的目的是希望提醒投资者选择真正的独角兽公司进行投资,目前很多中国的创业公司和创新公司在寻找盈利的平衡点,或寻找新的商业模式,并不一定能走到最后,真正的独角兽公司需要聚集人才、资源、供应链和政策还有制度等多方面因素,所以未来独角兽公司在A股上市的数量会有限。政策的出台不仅会引导在海外上市的境内企业独角兽回A,国外的独角兽也有可能引进来,而这些独角兽体量大,对于指数影响比较大,在增加证券市场交易规模的同时,也会起到行业繁荣、保护散户投资者的作用。
 
  对于估值的认定,一直是市场争议的焦点。在《意见》出台后,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《私募投资基金非上市股权投资估值指引(试行)》,给予私募基金投资非上市股权统一的估值标准,并提供了五种估值技术方法。但在杨胜君看来,这仍然难以解决估值认定的问题。他认为,估值首先跟市场普遍认可度即市场公允价值有关,对于投资机构多、融资规模大的未上市企业,其市场公允价值也相对较高,估值比较好认定,反之则难;其次,部分风口性企业在风口期内发展迅速、估值飞涨,但随着生态变化可能后期会走下坡,企业能否维持原有估值也值得商榷。
 
  警惕高估值背后的风险
 
  越来越多的独角兽公司正获得资本的青睐。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短短三四个月内,逾千亿资本密集涌入斗鱼直播、虎牙直播、寒武纪科技、优必选、安诺优达等独角兽企业,这些企业的估值随着资本的密集涌入而水涨船高。
 
  “在当下经济结构转型期,科技投资是资本积累的最快途径之一。近年来我们投资优秀科技企业的回报率远远高于不动产和传统产业,比如优必选,我们是天使投资,目前估值已达40亿美元,新一轮融资由腾讯领投。另一个是安诺优达,现在估值40亿人民币,这两家企业都入选了2018中国独角兽企业100强。把钱投入到更能代表未来经济的新领域,以此参与和分享新一轮科技创新红利,是很多人的选择。” 正轩投资董事长夏佐全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 
  杨胜君直言,总体来看,这类独角兽公司本身大多已经在国内具有龙头地位,并具备一定的国际影响力。在基本面良好、业务扩张比较快的情况下,随着国家政策层面支持力度的加大,从理论上说其估值溢价也会跑得比较快。“有些资金比较偏好这类离资本市场比较近的企业,其退出回报会比较高,而小资金为了在当中争得一席之地,可能也会容忍这类企业比较高的溢价。不过在我看来,这类企业即使现在估值比较高,只要基本面能快速提升,现在的溢价过一两年就会被基本面的业绩增长所修复。”
 
  黄伟表示,资源和资本向头部公司聚集是一个必然的规律。尽管现在部分公司估值存在泡沫,但也说明了资本市场对其所在的行业方向长期看好。未来回过头看,现在觉得高的估值可能也是合理的。
 
  但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对当下独角兽公司“虚高”的估值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华峰资本CEO陈挺峰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获得资本青睐的独角兽都会是在新兴行业中有一定影响力的,但并不是所有的独角兽都能成为阿里、腾讯这样的企业,独角兽的死亡率达到90%以上,风险很大,也并不是所有的独角兽都能带来巨大的回报,过热的投资和过高的估值可能会沦为“击鼓传花”游戏。
 
  原国泰君安证券总经济师谢荣兴则表示,针对可能存在的“独角兽陷阱”,监管层应在调整上市规则的同时同步修改减持标准,如规定创始股东、最后一轮融资方以及所有风投股东必须三年以后减持,控股股东包括最后一轮融资方应有三年业绩承诺,达不到预定目标则须按一定比例缩股。
 
  面对独角兽的诱惑,更多的创投机构选择了“坚持自我”的投资策略。同创伟业内部人士指出,独角兽不是一天养成的,独角兽不一定会符合上市标准,就算现在布局未来有可能成长为独角兽的创业企业,也会面临政策改变的风险,所以要坚持自己投资机构的投资风格,发挥自己对于投资价值独立的判断,按照自己的投资逻辑,不会刻意的去捕捉风口。
 
  “基石资本自己本身也投资了例如商汤科技、柔宇科技等独角兽公司,从专业角度来看,我们在投资企业的时候,并不存在追逐独角兽概念的问题,我们只投按照我们的逻辑看起来比较清晰、企业价值明确比较高的企业,不会为了追逐独角兽而去投资独角兽,而是按照我们价值投资的理念去投资企业。”杨胜君说。
 
  周炜则指出,从长远来看,作为拥有人民币和美元双币基金的机构,如果独角兽回归A股顺利实现,未来很多财务指标未达到盈利要求的创业公司可以在国内上市,会有很多符合美元基金投资特征的创业公司,获得人民币基金的支持,这可能是未来投资方向的一个变化。
 
  CDR拥抱新经济
 
  目前,随着中国证监会关于CDR的表态,海外已上市企业除了已有的私有化A股上市这条路径以外,又多了一种回归国内市场的方式。结合此前360借壳回归A股的案例和海外存托凭证的发行经验,CDR较私有化具有能够保留现有结构、所需时间段、成本低、融资渠道广的优势。
 
  对比私有化借壳回A,CDR确实在吸引境外上市独角兽企业回A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和诱惑力。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如此评价CDR:“这是A股求变的一个巨大创新,但在实施过程中也会面临一些客观存在的问题,比如特殊股权怎么安排?是按照A股市场的逻辑去管理他们,还是给一个特殊方式管理?回A上市后发大还是发小,股价之间不连通怎么办?就算都解决了,选择上是选谁回来,还是谁都可以呢?”
 
  如今,监管层表态以CDR方式迎接中概独角兽回归,为中概股回归A股勾勒了另外一条路径。不过,CDR依然面临着中国特色的问题,财通证券分析师姚玭明确提出CDR现阶段存在三大问题:
 
  同股不同价。ADR(美国存托凭证)的运行前提是ADR和基础股票随时可以互换,但人民币现在仍未实现自由兑换外汇,即人民币在资本项下不可兑换,这在实际操作中会导致CDR和境外货币无法转换,出现同股不同价。
 
  监管问题。ADR有四种不同类型,且具备不同监管的要求,而中概股大概率会通过保持境外股市上市同时在A股间接上市的方法来达到境内融资的效果,如何监管仍存在不少问题,比如公司要收购、重组,是需要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,还是直接按照国外上市公司收购、重组要求进行?
 
  法律问题。从美国等各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规定可以看出,在存托凭证运作中的法律适用问题为行为地法,及法律行为发生地所属法域的法律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,无论是存托凭证的发行、交易,还是存托协议适用的准据法,都须以存托凭证发行地法律为准。CDR最终的管辖权和法律适应性等问题,仍然一个非常关键而又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 
  对于创投机构和创业公司而言,尽管《意见》已经出台,但是独角兽公司回A或在A上市,在近期仍比较难实现,而更多具体实施细则仍然值得期待。
 
  “有了这些政策利好之后,比较好的公司在资本市场上肯定会比较受欢迎,同时也给自己的客户带来更多信心,有利于业务的合作落地。但最终还是要看公司本身的业务发展是否健康。”黄伟说。
 
  杨胜君表示,目前可以看到的都是一些大方向性的考虑,正式的内容、落到法律层面的内容还没有出台,市场仍处在观望的状态,但总体期待比较向好。
 
  “从目前来看,美股和港股对企业上市的限制比A股少一点,尽管《意见》出台了,但在要求盈利、股东架构、同股不同权等方面仍跟现有的法律法规有明显抵触的部分,这需要主管部门后续的解决方案。”杨胜君说。
 
  展望未来,杨胜君认为,A股对于盈利问题可能会考虑得更加周到,相比港股和美股,A股的上市流程仍然比较繁琐,简化上市流程是主管部门下一步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 
  周炜表示,独角兽公司回归可能会面临的两个风险点:第一,中国的资本市场多年以来形成的特征是特别看重盈利,对于面临竞争局面、战略布局需要大量承担亏损的企业而言,可能面临盈利的压力。美国市场对该类型企业的上市理解很深,不只看财务表现,更多关注用户的增长、粘性等实际公司价值。第二,独角兽的成功回归需要多个部门协作完成,时间点很关键,过早启动却迟迟不见落地或许会影响信心。

行业资讯

友情链接